陈二喵

我于此间游离,活的不如具尸体。

神说

神说,
做人,莫要一心二意,
也切忌朝三暮四,
五毒俱全也没什么不好的,
真正能舍去七情六欲的,又能有几个?
只有那渡过八苦的,
才能九久皈依,
而至于十全十美,
纵神也不能了。

也对,神又怎样,都说太上无情,无为真法,怎生了三千白发。
神之欲者,俗人尔冬不晓也。

2018-08-19

随便写。。。

就在那个下雨的夜里
我开着兰博基尼
带着百达翡丽
坐拥一众佳丽
也许我应该铭记
也许我应该恣意
其实我也没注意
有人藏在我心底
情不自禁地想起
那些难过的记忆
也许甜的也发腻
也许我应该归故里
看杨柳依旧桥边里
偏教人折赠别离
彩笺尺素也难寄
男女心事似迷题
与其别时惺惺惜
不如抓住眼前时
——陈二喵 2018

2018-07-21

我与二胡 第一年

  转眼,我学二胡一年有余,还是是个可爱的渣渣。
很多人对我学二胡都很不解“为什么二胡啊”,“终于要面对自己老年少女的本质了吗”,“人家都学吉他,你怎么学个二胡啊”,“你都高一了,还学啊”......每次都弄得我有些尬,但是仿佛我好像也只能说:“嗯,学了就是学了,我喜欢二胡很久了,仅此而已。”
  是的,我喜欢二胡很久了。
  自从我看完《干物妹!小埋》整理歌单听到了陆二胡拉的《干物妹!小埋OP》以后,我便发现:哎我了个大去!大写的6啊! 是的,就是这么神奇,后来我又在网易云音乐上听了陆二胡的其他作品,我发现:二胡可真是神奇啊! 是的,我就是这样喜欢上二胡的,而且,还是...

2018-07-17

关于最近我和宁的事

我于二零一八年五月三日和挚友宁说了再见,各有各的缘由,我也不便说些什么,可能是已经不合适继续在这样耗下去了吧。 首先,很感谢她于我之前把这层窗户纸捅破了,做了这个恶人。即使她没有给我写那封绝交信,没有怎样或怎样,我也会提出的,只是时间的早晚问题,因为这是个必然事件. 然后,我很感谢这一年中,她对我的照顾,使人如沐春风,纵使身处这个让我只想逃离的监狱(?),她仍使我。。。怎么说呢,可以说是苦中作乐吧,在这一年左右的时间里,她代替另一个人,作为我活下去的理由陪在我身边,给了我很多小确幸,使我在自己的生命中第一次感觉自己被人所需。幸甚至哉。 其次,说一下自己。是的,我特别一个特别以自我为中心的人,从...

2018-05-11
1 / 2

© 陈二喵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