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二喵

我于此间游离,活的不如具尸体。

关于最近我和宁的事

我于二零一八年五月三日和挚友宁说了再见,各有各的缘由,我也不便说些什么,可能是已经不合适继续在这样耗下去了吧。 首先,很感谢她于我之前把这层窗户纸捅破了,做了这个恶人。即使她没有给我写那封绝交信,没有怎样或怎样,我也会提出的,只是时间的早晚问题,因为这是个必然事件. 然后,我很感谢这一年中,她对我的照顾,使人如沐春风,纵使身处这个让我只想逃离的监狱(?),她仍使我。。。怎么说呢,可以说是苦中作乐吧,在这一年左右的时间里,她代替另一个人,作为我活下去的理由陪在我身边,给了我很多小确幸,使我在自己的生命中第一次感觉自己被人所需。幸甚至哉。 其次,说一下自己。是的,我特别一个特别以自我为中心的人,从哲学上来讲,我是一个唯心主义者,我持“万物皆备于我”的思想。而她是一个唯物主义者,注重于个人所得利益,所以,我们常会出现一些矛盾。并且我是一个真的特别任性的人,我自己有时也会觉得自己任性的有点过分了,所以,嗯,就这样了。 之后,我想说一下自己的所谓感受吧。想起东野圭吾在《解忧杂货店》里写的“人与人之间情断义绝,并不需要什么具体的理由。就算表面上有,也很可能只是心已经离开的结果,事后才编造出的借口而已。因为倘若心没有离开,当将会导致关系破裂的事态发生时,理应有人努力去挽救。如果没有,说明其实关系早已破裂。 ”而我们两人大约也是这样吧。
最后,谢谢诸位的最近的关心。
——陈二喵 记于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一日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陈二喵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