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二喵

我于此间游离,活的不如具尸体。

我与二胡 第一年

  转眼,我学二胡一年有余,还是是个可爱的渣渣。
很多人对我学二胡都很不解“为什么二胡啊”,“终于要面对自己老年少女的本质了吗”,“人家都学吉他,你怎么学个二胡啊”,“你都高一了,还学啊”......每次都弄得我有些尬,但是仿佛我好像也只能说:“嗯,学了就是学了,我喜欢二胡很久了,仅此而已。”
  是的,我喜欢二胡很久了。
  自从我看完《干物妹!小埋》整理歌单听到了陆二胡拉的《干物妹!小埋OP》以后,我便发现:哎我了个大去!大写的6啊! 是的,就是这么神奇,后来我又在网易云音乐上听了陆二胡的其他作品,我发现:二胡可真是神奇啊! 是的,我就是这样喜欢上二胡的,而且,还是那种放不下的喜欢,本以为只是一时兴起,三分钟热度,可是如今,三年过去了,我还是那么喜欢二胡啊!每一次拿起都在想:啊,能遇见你,可真是太好了!然而,我现在高一了,为什么才学二胡一年呢?我第一次听二胡时,初二了(五四制),正在忙考试,平时也只是画画而已,就算没人浇醒我,我也晓得,我既没那个闲钱,也没那个闲空。
  最后,当我中考结束的那一天,我告诉妈妈,其实我想学二胡。我妈还以为,一直以来我的真爱是尤克里里。她问我:“那尤克里里呢?你还学吗?”“不学了,其实我一直喜欢的都是二胡。”
  就这样,我开始了我与二胡的生命旅程。
  我还记得老师给我上的第一节课,她什么都没教我,真的什么都没教,我俩聊了一个小时的人生(我是上一对一,一节课一小时,一节课一百块)。我们俩聊了挺多的,她很好奇我为什么学二胡,可能是现在学二胡的孩子真的很少吧,突然冒出来一个我这么大的“老年人”学二胡,也挺奇怪的。我还记得她不断的告诉我“你确定要学二胡吗?二胡很难学的,同一个位置力度不同 摁法不同,拉出来的音会差很多的,就算差了一个头发丝的位置,音也差很多的。”同样,我也很认真的告诉她:“是的,我一定要学,就是因为难所以才要学的。”后来我慢慢醒悟,原来,二胡于我其实是一种命中注定。
  在这一年里,我二胡应该也挺烦我的吧,可真是谢谢你了啊,我的二胡,你陪我走过了很多,我很少陪你玩,每次和你玩都想你碎碎念。你陪我遇见了小五——我的初恋,也听了我们分手后我的碎碎念,也看了我的假装不在意;你陪我面对了我和我自以为此生最好的朋友的绝交,大约这就是命吧......因为你,我终于认识了我心目中的偶像——陆二胡,也因此认识了很多有趣而又志同道合的朋友——至少看上去,我不再像之前一样孤单了,但茫茫人海,浮生若梦,也许只有你知道,此间终究无人可与我相依,遇见的不过过客,最后我与他们一定会走散,一定会分道扬镳——但某种意义上,我是真的不再像旧时一样孤单了,我晓得,就算全世界将我遗弃,你也不会离开我了,对啊,至少我还有你。
  有些事情,你也没能陪我,那是我的阴暗面——我不想让你看到的地方,我熬夜,作息不规律,饮食不规律,自残......嗯,对不起啊。
  总之,谢谢你啊,谢谢你还肯陪在我身边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2018.7.17 记于火车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陈二喵

评论 ( 8 )
热度 ( 4 )

© 陈二喵 | Powered by LOFTER